Admire今天拿到签证了么

World's Finest Forever !!!

啊海王乃人间珍宝啊_(:з」∠)_

moyhconan:

上一次画他是17年12月了233

性感亚瑟在线下海,肉体,lai子;战损,lai子;捆绑,lai子。怎么这么懂的?┌(^q^ ┐)┐

ring!?what ring!?

好看!!!

dome:

纸雕小剧场系列~

占tag致歉。请各位太太们最近小心(´;ω;`)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太太们都小心啊(´;ω;`)

陌凌_trail☆:

#占tag歉
这太可怕辽qwqqq
空间已经没有办法转发辽,各位太太保护好自己鸭qwq
微博上有车的要藏起来鸭qwq看车的看了就好千万别转发别赞别给升热度qwq
他们都是蛇精病qwq
私心和比较热的漫威tag已经打了,但tag数量有限制希望大家传播一下,能让几个太太看见就让几个太太看见qwq

请在超蝙文里对我我超好一点(´;ω;`)

HERZ:

我不知道那些蝙蝠全家都针对你超你kon的沙雕脑洞是怎么来的,看不懂英文原作ttV3和无限危机也汉化了挺多关键剧情了呀,怕是漫画都没看过几本吧,没文化就多看点书别出来丢人现眼。就这样。

【萨莫】眼泪与玫瑰

我家亲爱的超棒!

Urakabarameel:

*幼年萨莫提及


*很多私设


*OOC










二十年后再次遇见莫扎特,萨列里发现自己对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个跟在自己身后,伸手拽着自己袖子撒娇让自己陪他玩的小男孩。莫扎特小时候和“乖”根本沾不上边。尽管他生得灵巧可爱,一双大眼睛水晶一样透明,脸颊也像擦了玫瑰汁液般总是泛着浅嫩的粉色。但他从来没有一刻真正安静下来过。莫扎特无事可做的时候就呆在房间里弹琴,写谱子,音乐声从打开的窗子传出去站在街尾都能听得清楚。他闹的时候也和一般的孩子别无二致,脑子里总是装满了稀奇古怪的鬼点子。萨列里还记得莫扎特小时候也很擅长数学,他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天才,越困难的事对他来说越是易如反掌。








萨列里是十四岁那年开始和利奥波德学小提琴的。那时候他一千一百个不愿意,认为自己在音乐方面没有天赋。的确,他做得远不如莫扎特好。那时候他辛苦上完一天的课只能练出来一支还算过得去的曲子,每天六点钟下课之前,他都会将曲子向利奥波德演奏一遍。那个时间差不多莫扎特刚从外面疯回来,在门外就听见他的琴声,然后便急匆匆地跑进来从他手里夺过琴,即兴表演一段自己短短几分钟谱出来的旋律。十四岁的萨列里已经能够品尝嫉妒与痴迷互相掺杂的情绪了,他愣在一旁,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男孩轻而易举地用琴尺在弦上划出一个自己也许练一整月才能学会的完美音阶,整个大脑只剩下妒火舔噬自尊的疼痛和下意识为这仙乐陶醉的恍惚。








萨列里跟着利奥波德学了一年之后忽然顿悟,为什么父亲要让自己学习音乐。他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浸泡在艺术与音乐里的城市,逃避痛苦的方式只有躲进色彩与音符的温柔乡。他戴着勉强算作贵族的帽子,藏在一张矜持友善的假面之下,快要窒息时只有音乐能够将他救赎。








十五岁的萨列里懂得了许多残酷的道理。他知道自己只有靠努力才能与天才齐名。他将练琴谱曲的时间从每天八小时调整到十二小时,除了吃饭睡觉和必要的社交,剩余时间都坐在琴房里埋头练习。那时候莫扎特九岁,对他的变化毫不理解,甚至可以说毫无察觉。九岁的莫扎特还是那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萨列里记得,戴着一顶装模作样的假发,穿着亮晶晶的礼服,胸前的衬领像一堆奶油一样将那张圆润的小脸托起来。他那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对莫扎特一边厌恶一边着迷了。他坐在钢琴前,咬着羽毛管对一个复杂的乐段皱眉头,莫扎特跑过来三两笔就帮他写完了一整个乐章。男孩写完之后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看着他,小手拽着他的袖子,眼睛里亮晶晶的全部都是想要讨好他的心情:“安东尼奥,陪我出去玩儿吧。”连声音都是掺了蜜的牛奶一样甜腻。而萨列里只有恍惚地坐在原地,任由这个名声已经传遍维也纳皇室的神童在自己面前撒娇,然后把袖子从他手里扯出来,冷着声音说一句不要。他取过琴架上刚刚写好的谱子,撕成两半扔在地上。








他忘记不了那次莫扎特眼里的光芒是如何在一瞬间被泪水熄灭的。








萨列里事后责备自己对一个九岁的孩子太过苛刻。但一想到那个孩子是莫扎特,他的嫉妒就像一个发酵的面团,膨胀起来遮住了所有的感官。








后来他不再和利奥波德学琴了。他的努力见效了。他来到了维也纳发展事业,十七岁的他不像其他任何年龄相仿的青少年一样莽撞,他已经拥有了成年人的沉着和克制力。现如今他也可以闭上眼睛感觉音乐在自己的指尖流淌,顺着墨水洇进羊皮纸纤细的纹路里。他获得了皇帝的青睐,成为了宫廷作曲家。他终于在这为音乐所沉沦的浮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而莫扎特,对此时的萨列里来说,就像他脑海里的一个影子,挥之不去。他无法想象自己重新回到莫扎特身边会发生什么。嫉妒渐渐淡去,繁忙的工作让他无暇顾及其他。他开始遗忘很多东西,只是那张天真的,粉红的小脸在他心里留下了一个数寸的伤痕,血流了好一阵都不曾干涸。








直到现在,直到他重新看到莫扎特。二十五岁的莫扎特,穿着依旧浮夸的礼服,戴着依然装模作样的假发,脸颊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圆润粉红。玫瑰花瓣一般的嘴唇一开一合吐出轻佻的玩笑,眼睛里盛满了萨尔茨堡夜晚漫天璀璨的星光。他从头到脚在萨列里看来都美得不可思议,于是那条细小的伤口被不知不觉地撕开,血又铺天盖地地涌了出来。莫扎特在剧院的走廊里和他擦肩而过,屈起指节碰了碰他的手腕,只说了一句:“祝您好运。”鞋跟敲打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萨列里不觉得莫扎特会记恨他。因为九岁的他就没有。在那次萨列里失控撕掉乐谱之后,过了几天莫扎特就又像全忘光了似的把街角面包店的点心塞在他手心里。他依旧会在萨列里写不出来东西时帮忙,只是那之后就收敛了一点,提笔写上一两个音符便放下,然后说上一句“祝您好运”跑出房间。如果九岁的莫扎特都原谅了十五岁的萨列里,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二十五岁的莫扎特重新讨厌他。讨厌也许是称不上的,只是萨列里觉得自己似乎遗失莫扎特太多的人生了。后者这二十年来经历了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来维也纳他也无从过问。莫扎特的到来会不会动摇他的事业,萨列里连想都不愿意去想,这些顾虑无非就是在徒增烦忧。








他转身,叫住莫扎特,“阿玛德乌斯。”








青年也转过身,目光带着一点困惑地看向他。








萨列里朝他走过去,步履有些急,可他顾不了那么多。他猜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像是要和莫扎特打一架,因为后者稍显惊慌地后退了几步,鞋跟贴到了墙角。








萨列里看着剧院灯光下青年挂着星星的睫毛和水晶一般明亮的瞳孔,伸出手摁住他的肩膀,将他向后推在了墙上。萨列里知道自己有点用力了,莫扎特背靠着墙,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害怕还是愤怒。他那双玫瑰色的唇瓣微微张开,脸颊上也透着被高温和羞耻心蒸过的红。他的样子就像秘密被揭穿的孩子一样。萨列里看着莫扎特,看着他在自己的手掌下逐渐失去理智,然后在他即将推开自己时吻上了他的嘴唇。








那双唇尝起来就像街角面包店的点心。甚至更甜。








他的记忆始于那个拽着他袖子对他撒娇的男孩,可渐渐生长之后却成为了他不可磨灭的一种迷恋。病态的,复杂的,曾经使他失控的迷恋。








或许还会使他失控更多次。几次,几十次。比如现在,比如“将来”。








萨列里发现莫扎特在回应自己的亲吻。他的舌尖缠上来,留下糖和眼泪的味道。萨列里将手臂圈在莫扎特腰间,感到对方抱住了自己的颈项。那些演奏仙乐的手指此时正温柔地抚弄他的发丝,贴在他雀跃的动脉,如同对待情人一般。








莫扎特在逐渐激烈的亲吻中发出一声细小的嘤咛,声音仍是沙哑的甜腻,像掺了蜂蜜的牛奶。








剧院的灯光暗下来,狭窄的走廊像是没有尽头一样被影子无限拉长。萨列里回想起自己十五岁时那些幼稚却难以理解的情感,他那些对于音乐的坚持,不是因为音乐能够救他于沉沦,而是演奏音乐的人,是莫扎特。从他踏进莫扎特家的那一刻起,也是从他第一次耳闻音乐神童笔下的乐章时,他今后的记忆和生命就与莫扎特分不开了。他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一点的?大概就是在他第一次为维也纳的贵族们谱曲时。他发现掌声与扔向舞台的玫瑰并不能让他的痛苦有所消减。他能够在那一个夜晚的几个小时里享受曾经遭遇的忽视被填补的快感,而那之后便只剩下放在陈列柜上的奖杯。萨列里在那些日子上台谢幕时总会想到莫扎特,想到那个天才男孩,向观众致礼时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装模作样。可他想起那双真诚的眼睛,那可爱的夸张的微笑,忽然明白使莫扎特开心的从来不是那些喝彩,而是从音符里获得的纯粹的快乐。








或许也有喝彩,不过是来自那些对他而言特殊的人。








萨列里想过这些特殊的人会是谁。现在他觉得他知道了。








九岁的莫扎特为什么会原谅他,萨列里也有了模糊的答案。








漫长的吻结束之后,莫扎特喘着气靠在萨列里肩膀上。他似乎是哭了,但似乎忍了下去。萨列里松开圈在他腰间的手臂,然后察觉自己的袖口被拽住了。








莫扎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陪我去玩儿吧,安东尼奥。”












——————END——————












最近看了少年莫扎特 对幼年萨莫产生莫名执念 _(:_」∠)_




本来想写小孩子懵懂恋爱的 为啥写出来就这么成人OTL




并不是法扎的人设 是不知道什么的人设 OOC是肯定的…私设真的很多 有疑问/bug的地方就都当成是私设吧











看得愉快 ;)

哈哈哈哈哈哈哈感受到了太太工作的不易

Kuffskein:

今天又是被工作疯狂伤害的一天……

你值得一个浪漫的求婚!

原耽 私设如山的 ABO.  私设Alpha可以标记Omega 和Beta, Beta不能主动产生标记。

感谢我家小天使 @Urakabarameel 提供的题目。我永远爱她。

 ----------------------------------------------------------------------------

      良好的生物钟让Leo在六点钟准时睁开了眼睛。强大的肌肉记忆让他在没有任何自觉的情况下洗脸刷牙烤土司煎蛋,咖啡一杯加奶一杯加糖。

    空荡荡的另外半边床让Adam在六点半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神奇的本能让他在眼睛闭着的情况下穿过卧室客厅,走进厨房精准地把头埋在男朋友的肩窝里深吸一口气。

   “早上好,甜心。”

   “早上好,小熊。”

     完美的早晨从此开始。

 

“亲爱的,今天别忘了早回家。”Leo帮Adam整了整衣领,顺便揉了一把Adam手感极好的卷毛。

“放心啦甜心,我不会错过那两个家伙秀恩爱的,虽然我真的很想让他俩直接去开个房。”Adam做了个鬼脸,突然搂住Leo的腰让男朋友和自己来了个硌到彼此亲密接触,“甜心,你今天闻起来也超级棒!”

 

   Leo不知道自己闻起来是什么味的,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气味。他知道自己有Alpha一样高大流畅的体格,Omega一样温柔深情的眼睛,但他是个Beta。Adam有Alpha一样强烈的占有欲,Omega一般的同等强烈的粘人的欲望,但他也是Beta。Adam说Leo闻起来像是海风和刚摘下来的橙子的清爽气味的混合,Leo笑着揉乱了他的头发。

“你一个Beta,到底是怎么闻出来我是什么味的啊。”

“我当然闻得出来啊。”Adam用力挣开了Leo的手,对他翻了个白眼,“Beta只是嗅觉不敏感,又不是完全闻不到味。”

 

   Adam回来的稍晚了一些,Leo不得不同时对付自己难缠的领结和男朋友不安分的卷毛。

“我们要迟到了啊啊啊!”Adam一边嚎叫一边胡乱套上Leo刚熨好的外套。

  我知道。Leo有些无奈地想,你的出现带给了我在自己最好朋友的订婚典礼上迟到的可能,遇见你我真是太幸运了。

  最后他们还是没迟到。他们在Adam对于Leo车技的浮夸的商业吹捧中踏进了巴洛克式的宴会厅。

  Leo自童年来一直的Alpha好友Daly,和他们大学时期共同的好友Simon一同迎接了Leo和他的男朋友。他们双手交握,信息素相融,幸福而甜蜜的样子让Leo的鼻子没由来地酸了一下。

  “就等你们了。”Daly俏皮地冲Leo眨眨眼。

 

 

  在这种正式的场合下他们一定还是要做这件事的,一件令Adam最犯怵的事,跳舞。

“来吧小熊,就当是为了我,牺牲一下吧。”Leo耐心地伸出手哄他的男朋友,感觉自己就像在哄一只不愿洗澡的猫。

“不。”Adam警惕地后退,“我们就看他们跳不好么,你看他们跳得多好啊。”

  他们确实跳得很好。男士们随古典乐优雅而从容地迈步,女士们的裙摆与地面轻轻地摩擦。宴会的主角Daly在水晶大吊灯投下的一块光斑上起舞,温柔又情意绵绵地引导着自己的Omega未婚夫。

  Leo突然感觉自己被一种混合着欣慰,欢乐,辛酸和难过的复杂情绪击中了。他转头对Adam说:“小熊,咱们分手吧。”

“什……”Leo的低语混杂在宴会厅的杂音里让Adam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Leo Aris,你这个混蛋!你因为我不愿意和你一起跳舞就要和我分手?!”Adam那不断拔高,到最后几近尖叫的声音引起了周围几个人的侧目。

  Leo那点复杂的,暧昧的小情愫被Adam的一嗓子弄得瞬间无影无踪。他现在只想着如何安抚他易燃易爆炸的男朋友,不然Adam绝对会当场把他按到地上揍的。

“不不不小熊这和跳舞真的没关系!”Leo连忙在Adam的背上安抚性地顺了几下,“但是我只是个Beta,我能给你的最多就是一枚戒指和一纸婚约,我不能给你一生的绑定和标记,你值得比我更好的人,比如说像Daly那样风流英俊的Alpha……”

“Leo Aris,你真是……”这是Adam今晚第二次叫Leo的全名,他看起来完全没被安抚到。“你就是个渣男你知道么?!!”

  Leo突然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沮丧和慌张。他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向Daly道歉了,抱歉毁了你的订婚宴但看在我帮你抄过作业打过掩护传过情书的份……

“Leo Aris,你猜我要说什么来着?”Adam恶狠狠地说“我想说去他的性种标记信息素! 没有信息素你照样是一屋子人里最辣的那个,你这个迷人的,不负责任的渣男! ”Leo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语言能力似乎一瞬间离开了他。但Adam显然还要继续。

“我也是个Beta啊你个混蛋! 你长辈和你进行蜂鸟对话*的时候难道没告诉你Beta也值得拥有超浪漫的爱情和超火辣的性爱么?!”

  他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啊。Leo突然被另外一种冲动击中了。他直接拽下了身后墙壁上挂着的装饰花束,缓慢而坚定地单膝跪下,用努力稳定住的声线一字一句地说:“Beta确实也值得很多东西。So will you marry me?”

 

------------------------------------FIN--------------------------------------

Daly:我专场里我朋友成功套路了他男朋友???exm???

Leo: Beta也值得浪漫的求婚啊(摊手)

 

 

      *蜂鸟对话:有关于“小鸟和蜜蜂”的谈话。代指基础性教育。


哈哈哈哈超可爱的画风啊啊啊

79x:

我觉得我这是要被开除粉藉(。

哈哈哈哈哈哈超好玩啊啊啊卧槽牛逼了!!!

坂田K蛋:

MIFLO演唱会(hunlixianchang)一些智障的图片REPO

都是一些印象比较深的搞笑场景(。

嗨森嗨森!!!!

牛逼!!!